雷士照明经销商成“雷士血案”审判官

2021-11-30 02:00:51  来自: 亿德体育官网APP 浏览次数:57

  今天就是决定雷士照明未来的股东大会召开的日子,在此之前吴长江和王冬雷之间的筹码争夺进入白热化阶段。就在吴长江于8月22日通过个人微博公开质疑德豪润达做假账后,代表大股东德豪润达出任董事局主席的王冬雷8月23日在惠州临时总部公开表示,已经获得雷士照明37家省级经销商中的33家的支持。其中29家经销商还在当天为王冬雷站台共同面对媒体。眼见自己屡次内部纠纷中获胜的筹码转移到王冬雷手上,吴长江8月25日恢复雷士重庆万州基地生产,并恢复雷士重庆总部运营。这样一来,吴长江和王冬雷分别在万州和惠州两地各建一个雷士,双方进入拉锯战。

  今天,雷士照明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主要议题就是罢免吴长江执行董事职位。而在这之前,王冬雷已经频频出招,并在日前辞去德豪润达总经理职位。王冬雷辞去德豪润达总经理职务,是要腾出手来专心经营雷士照明。目前看来,股东之间倒王阵营已经很清晰,如果此次吴长江不出奇招,估计被王冬雷彻底请出雷士照明的可能性很大。多位接受笔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股东大会能否罢免吴长江执行董事职位?雷士的未来由谁掌握?相信不久以后,答案将会揭晓。

  雷士照明董事会宣布冻结万州工厂账户、吴长江向万州区法院起诉、即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吴王雷士之战已经白热化。

  随着8月28日雷士照明临时股东大会的日益临近,吴王两派对雷士照明的控股权之争已经逐渐波及到董事会各股东,而此次股东大会关于能否罢免吴长江执行董事职位的争议也逐渐升级。

  现在雷士照明吴派和王派都在为争夺控制权正向各股东游说,目的是双方都想全面地控制住雷士照明。一位接近雷士照明公司的知情人士告诉笔者。

  目前,雷士照明的**大股东是王冬雷控制的德豪润达,持有雷士照明8.48亿股股份,占有27.1%的股权,为雷士照明**大单一股东。雷士照明公司董事会成员有12名,执行董事有吴长江、王东明、肖宇、熊杰;非执行董事是林和平、朱海、王冬雷、李伟等8人。

  8月8日下午,雷士照明董事会电话会议上,吴长江被免去首席执行董事(CEO)职务。王冬雷则通过投票成为临时CEO,和肖宇、魏宏雄成立了紧急事务处理委员会。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笔者,其实在罢免吴长江CEO之前,股东已经开始拉票,但吴长江因为后知后觉,此前并没有采取行动。

  8月20日,雷士执行董事熊杰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临时股东大会上免去吴长江执行董事的议案,绝大多数控股股东意愿都一致,估计除了吴长江之外,12个董事,11个都会投赞成票。

  而对于王冬雷是否要担任雷士照明的CEO还不确定。熊杰接受笔者采访时说,这个目前还没有定,但估计以后要请一个新的CEO。

  对此,8月20日,笔者致电吴长江方面,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此次临时股东大会是否合法仍持异议。该负责人还表示,吴总是否参加董事会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在拉票方面,该人士表示吴总从来不做拉票的事情,事情的本质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吴王联盟破裂后,吴长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3次风波都是股权之争、公司控制权之争,只是形式不一样而已。

  资料显示,此前吴长江两次被高层赶出董事会,吴长江都是用了经销商施压手法,曲线回归。而此次吴长江是否能再次实现临时翻牌,再度成功掌控雷士照明?

  上述吴长江方面的人士对笔者表示,公司目前正试图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相关问题,一方面,因公司是在开曼注册的上市公司,公司已经在开曼群岛的法院提出了诉讼,另外,重庆总部和万州公司公章被抢的事情,我们已经向重庆当地法院和万州区的法院进行诉讼,现在已经受理了。

  多位接受笔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对笔者分析说,吴长江此次话语权大大降低,采用法律的手段也是迫不得已。

  靠法律能解决股权掌控问题吗?当笔者将该问题向吴长江方面人士提出时,吴长江方面的负责人并没有回答笔者的问题,只是强调公司目前正在收集材料,正向法院起诉,而证据方面是否充足,相关的律师**清楚。

  笔者发现,虽然手机打不通,但吴长江在微博上的呐喊一直没有停止。吴长江在微博上仍独自呐喊。我已经起诉王冬雷。15日,吴长江在微博再发声,讨伐暴力接管雷士的王冬雷:王冬雷别喊,动真格别吓唬!

  8月12日上午,雷士经销商会议在北京召开,与会的19家省级运营商共同签署声明,支持雷士董事会的决议,愿意继续与王冬雷领导下的雷士照明全面合作。

  雷士照明的招股书显示,2007年至2009年,经销商的销售额分别约占公司总销售额的86.4%、70.8%和58.7%。

  吴长江曾表示,雷士照明所有的经销商一年的销售额达到80亿元,可以实现至少5亿元的利润,超过上市公司的利润。

  但不利之处就是,经销商拥有的话语权越来越大。雷士照明表示,公司与第三方门店运营商无直接业务关系。雷士照明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依赖经销商管理第三方门店运营商,因此,公司的成功取决于有效管理公司的经销商的能力。

  雷士照明在招股书中警示称,公司绝大部分收入依赖于有限数目的经销商,因此,如果和任何该等经销商(一级经销商)关系结束或恶化,则会造成公司收入大幅下降,并会损害公司的经营业绩。

  雷士照明掌握产品品牌,经销商掌握渠道销售,当经销商联合起来反戈一击时,对于雷士照明而言,也是不可承受的。

  2012年7月12日,吴长江在微博上透露自己因阎焱等资方要求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职务后,雷士员工和经销商联合起来,向董事会提出让吴长江回归、施耐德退出的条件,且经销商停止下单。

  在经销商们的诉求没有被同意后,雷士照明的36个核心经销商达成一致意见,试图建立一个新的照明品牌。虽然**终该方案在吴长江的反对,以及雷士照明当时董事会的妥协下不了了之,但联合起来的经销商,对雷士照明的重大影响,在此次争夺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雷士照明将于今天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吴长江雷士照明执行董事职务及在雷士所有董事会下属委员会的职务。如果失去经销商的支持,吴长江将失去**大的依仗。吴长江将会必败无疑,此次吴长江能否再度临时翻牌?我们拭目以待!行业热议。 温馨提示:【关注微信公众号“九正灯具网”;关注有礼,扫码送百万商机!九正灯具网】

  投资者的优势是拥有创业者急需的资本,所以风险投资者为了投入资本的安全和投资效益目标的实现,往往会要求风险企业实行激励型的动态股权结构,目前已逐渐成为一种惯例。但拥有好的项目以及信息优势的创业者也不必对此耿耿于怀,关键是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在融资过程中形成对自己有利的态势,在股权结构设计时更好的保障自己的权益。

  雷士风波之所以让局外人看得眼花缭乱,就是因为有两个雷士照明纠缠在一起。而与上市的雷士照明相比,渠道雷士照明的营收远高于前者,利润也相当可观,但却不属于前者,理所当然成了局内各方争夺和局外人觊觎的肥肉。

  而在雷士历次风波中,雷士照明的渠道运营商和经销商们,是一个受关注也是一个受伤害的群体,虽然在上市雷士照明的背书中显示出了他们的作用和价值,但由于没有能将其纳入上市公司,造成了渠道的作用和价值都淹没在了上市公司的衣钵中,失去了发声的平台。

  此次雷士风波当从几个方面着手解决:一是成立独立的代表渠道商立场和利益的联合会,实行渠道自治,与上市雷士照明董事会及争执各方平等商讨,以确保渠道雷士照明的立场和权益不受任何一方影响;二是在将来合适的时候,将渠道雷士照明纳入上市公司体制,使双方的利益共同化,切断关联交易的通道,亦可从根本上消除各方的猜忌,同舟共济;三是目前的渠道商很多是多品牌运作,有一定的独立渠道品牌效应,渠道雷士照明单独成为一家渠道品牌公司上市,实现渠道价值**大化,上市雷士照明可争取控股,但就目前而言,渠道雷士照明只能依赖雷士照明品牌,切断与上市雷士照明的合作,将难以为继。

  雷士照明这场风波,也给了行业和照明企业一个鲜活的经营案例,这种厂家+运营商的经营模式代表了照明行业发展的一个时代,它成就了照明行业的传统强企,当前依然是新晋企业争相效仿的经营模式。市场大环境、行业小环境、企业微环境,都会有时代的特征,雷士照明风波是在启示照明行业和照明企业的经营者们,必须应对当前互联网经济的异军突起,产业面临的变革和竞争加剧,传统渠道的营销乏力等时代特征,探索新的经营模式。

  王吴之争,其实是公司董事会和CEO之间关于经营哲学和职业道德的意见分析所引发的争斗。这是一个很纯粹的内部控制权斗争,吴长江应该一开始就清楚王冬雷购并股份的用意。上次的吴阎之争可归于资本风险,但这实质上也只是伪命题,充满了对资本的偏见。

  在这个时候讨论**控制权比**控股权更有意义。现在是法制社会,大股东是有清晰定义的法律用语,而创始人并不是法律用语。吴长江若拥有雷士51%的股权,今天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对公众公司来说,一般都无法实现**控股,把公司做大的欲望和个人的持股财力之间永远是矛盾的。显然,吴长江所追求的就是**控制,这是一个涵盖了历史贡献、个人魅力、专业权威、内外人脉等多项内容的复杂参数。创始人遭到今天的挑战,本质是他在这个综合参数上开始失去优势,并不是控股权的问题。

  同时,谁能控制雷士谁就能得到经销商资源。这里面的利益计算是很清晰也很残酷的,并不会因为交情深浅就能改变。虽然上次经销商悉数力挺吴长江,但世易时移,谁胜谁负也很容易预测。深层思考遵循上市公司的规则雷士上市之后,在资方看来,吴长江并没有按照上市公司的规则走,甚至是超越上市公司的规则行事。而经过股权变更后,吴长江已是一位职业经理人,也就是打工者的身份,但他又是创始人,还想自己拥有控制权,这容易遭到投资方的抵制与反对,自然而然就容易滋生矛盾。这种规则之外的角色错乱是导致这场控制权争夺大片的深层原因。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应该实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而现代企业制度的核心体现为资本至上,与资本发生矛盾要服从资本的意志,一些企业创始人或许未从心里接受这套规则。据了解,愿意跟随吴长江的经销商或是员工,都认为他仗义、慷慨,因为他可以为经销商、供应商以及员工谋取很多福利。但从资方的角度看,吴长江的行为却显得不那么规范。他与多位投资方发生争端时,多次被暗指不尊重董事会,试图绕过董事会行事,涉及关联交易。

  站在第三方立场,吴王之争并没有谁对谁错,说到底就是实际控制权的争夺问题。而实际控制权,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就是资本游戏,谁掌握了资本,谁掌握了**大的股权,谁就掌握了话语权,这是规则得遵循。雷士前董事阎焱在2013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民营企业需要有制度化管理,按照程序、按照规则办事,不能够像过去一样。

  反过来深思,如果企业创始人在资本方进入之前就制定好了游戏规则,并遵循规则、按照程序管理企业,确保自己能牢牢把握住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或许便能防止被资本绑架。曾遭受上市控制权烦恼的马云曾说过:永远不要让资本说话,让资本赚钱。而在资本方进入之后,要协调好投资方与企业管理的利益,资本追逐利益是其本质,只要你能让资本赚钱,再大的矛盾也能解决。

  再看一个典型案例,李彦宏从创立百度伊始,就一直思考如何让百度始终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前进,而不被资本左右。他熟知商业游戏规则,如果想要百度好好地走下去,控制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在多次融资中,纵使投资方的总投资额很高,但李彦宏坚决不提高投资方的股份比例。李彦宏说:不要轻易将主动权交给投资人,在创业的过程中没有人会乐善好施。李彦宏的做法确保了创始人对公司的持续掌控权,进而能够按照自己的思路经营公司。

  众多例子表明,上市公司规则至上,谁掌握的股权大谁就能掌握控制权。同时,如果企业创始人不想丧失控制权,不想与投资方产生矛盾与纠纷,就要严格遵循上市公司的游戏规则。双方脸皮已经完全撕破,所以并不能期望有上次那样妥协性的结局,这很令人遗憾。

  2020年是特殊之年,特殊的新冠疫情,特殊的开工复工方式,今年“百强榜”的发布也很特殊,不仅赶上全网直播潮流,参评的品牌也发生了变化。备受行业瞩目的雷士照明..[详细]

  12月19日,由中国照明电器协会指导,大照明全平台、中国(五金)交电渠道联盟联合主办的第六届南海照明论坛暨“光明奖”颁奖典礼在佛山富林朗悦酒店盛大举行![详细]

  雷士照明出售中國區資產取得重大進展,國際**投資機構KKR擬接盤雷士照明的中國業務。8月11日晚間,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稱,KKR已與雷士照..[详细]

  8月11日晚间,KKR与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照明”)宣布签署股份购买协议。根据协议,KKR将与雷士照明达成战略合作并以约7.94亿美元股权对..[详细]

  日前,雷士新品“雷士照明X天猫精灵联合定制智慧客厅灯”获得人民网第十五届人民之选“人民匠心产品奖”,印证了成千上万网友对雷士照明“工匠精神”的认可,雷士也以..[详细]

  11月28日14:00—22:00点,整整六个小时,联想、普天视、老板、赛路美、西门子、佳能、日月潭、三堡、山泽、优特普、航嘉等行业**品牌领衔参与商品覆盖..[详细]

  9月11日,“雷士20周年·京致幸福生活”雷士x京东战略合作升级发布会在京东总部盛大举行。专注面向未来幸福生活的中国现代设计大咖、雷士集团与京东的高层领导,..[详细]

  在LED替换传统照明过程中,因转换成本较高,加之国内品牌渠道的地域优势,国际厂商市场竞争优势不再,故飞利浦、欧司朗、GE照明等国际照明厂商相继退出通用照明市..[详细]

  3月18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3月16日交易时段后,与卖方香港罗曼国际有限公司订立买卖协议,据此,公司同意收购而卖方同意出售香港蔚蓝芯光贸..[详细]

  3月26日,德豪润达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公告。公告显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为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照明”)控制的在中国境内的制造业..[详细]

照明知识

灯具品牌排行资讯

在线客服 ×
1989在线客服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