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的人都需要一盏明亮的灯 ——柏邦妮写给德国柏曼Paulmann

留言咨询 更多信息
分享:

产品介绍

  十多年前,刚开始做明星访问,这是我的保留问题。每每从对方的态度和回答里,判断对方的精神生活状态,以及他大致会是一个什么类型的演员。

  无论真诚、坦率、闪躲又或者尴尬、敷衍,有人给出特别官方不出错的答案,也会有特别装腔作势的选择,当然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书,从来都是心灵的接头密码。我这一问就是好几年,百十个人,也读了很多之前完全不会涉及的类型,拓宽了认知的边界。

  在别的小朋友喜欢踢毽子、跳皮筋,在外面疯玩的年纪,我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擅长,别人也不愿意跟你玩儿,于是大部分时间就用来读书。

  小学时,家附近有一个可以租书的书店,有很多言情小说、武侠小说,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书,间或也会有一些文学名著,我就在那里,以三毛钱一天的租金,看了好多武侠小说,然后开始看言情小说,那是爱情最初的启蒙。

  到了暑假,我妈会让我早起,去晨跑。我的对策就是拿着一本书出门,然后很快就有好心的邻居,前来通报。我妈跑到大院里一看,坐在太阳底下晒得头昏眼花的我,手里捧着一本书,正聚精会神呢。气得她只能说,赶紧回去,把眼睛看坏了。

  那时候零花钱有限,又想多看书,怎么解决呢?我们通常5个人,一人租一本,然后迅速看完,传给下一个,这样一本书,可能花上两天的钱,实际上个人看了5本。你看,方法总比问题多。

  我记得,一本金庸的武侠小说,有砖头厚那么一本,我一天就能看完。真的是为了省钱,养成了快速阅读的习惯。

  不可避免的是,小学三年级就开始近视,每年度数都会涨,我觉得有可能是遗传,但更大的可能是,因为不分黑天白夜的看书。

  另一个更大原因是,书店出现了一堆堆的日本漫画,那种文化、内容的新鲜感和冲击是前所未有的。疯狂沉迷的暑假,我一天能看完一百本,一点不夸张。一直到现在我都特别喜欢看漫画,有了自己的书房后,我还买了很多当年,小时候看过,却舍不得买,也买不起的漫画,像是《东京爱情故事》。

  看着它们一排排放在书架上,特别满足,临睡前,随意地拿一本翻一翻,轻松一下。或者忙碌工作的间歇,偷得半天的空闲,不看手机,就着半个冰西瓜,再度找到暑假的感觉。

  大家都说阅读是一种可以培养的习惯,但在我的整个成长期,阅读,是那个年代闭塞的我了解世界最可靠、有效的方法,它产生得特别自然,根本不需要培养。 现在无论到什么地方,我的包里通常都会有一本书,如果是长途一点的旅行,手边一定有kindle。

  等待的间隙,悬而未决的时刻,都是难耐的。像是国际长途转机遇到延误、去医院候诊,前面恨不得还有百十个号的时候,有本书在身边,心就会安定一些。就像你随身携带一块小毯子一样,能够在那个有限的空间,营造出一个你的属于你自己的小世界,它是柔软的,排除纷扰的,你可以沉静的一个小空间。

  还有人生中比较难捱的时刻,有一年我妈妈心脏衰竭,住院了,当时医生说得特别严重,安顿好妈妈后,我根本睡不着,拿了本老舍的书看,他像一个长辈一样,告诉你说,没什么,没什么,都能过去的,一切就变得没有那么可怕。

  两年前的冬天,对我是一段非常崩溃的日子。我捡起了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我的好朋友水木丁说,这种时候就是人去接近大灵魂的时候。

  在我们日常的状态里,一些肤浅的娱乐和普通的快乐就足够了。但在非常痛苦的时候,人会变得非常谦卑,会思考一些很大的问题。在很大的痛苦面前,我们就可以去读一些大的灵魂,去接近、思考人类的苦难,这些作品就像指路明灯,像天上的大熊星座一样,给你挺大的包裹感,你会觉得眼前的痛苦没那么巨大,至少没有想象种巨大。阅读,让人更客观。

  因为职业的原因,我在成年后依然大量地阅读,主要还是文化类、文学类的书籍比较多,社会、历史、心理学各个方面都会看一些。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会比较喜欢看人物传记。因为我的主业是编剧,我的工作就是写人和人的故事。

  最近对围棋界的人比较感兴趣,迅速读完了芮乃伟和她老公江铸写的《天涯棋客》,讲她的一生,跟围棋的生活。看完特别惊讶,完全没有想到吴清源是一个那样的人。又去看他的自述《以文会友》,我喜欢对照着看。

  我也喜欢看很纯粹的小说。精彩的小说,真的会让你拿起就不想放下,让你不眠不休,只想一口气读完,熬到眼皮子打架,关了灯,在黑暗中还有一种牵肠挂肚,舍不得睡的心情。

  读书对我来说就是随时随地的事情,但是每天临睡前,一定会有近一个小时的阅读时间。我这种看电影都喜欢招呼大家,一群人一起看的,喜聚不喜散的性格,如果独自待着,最放松最享受的事情,我想了想,真的只能是读书。

  读书时,有一盏温柔的好灯陪着,格外重要。最近因为想去学冲浪,认真地开始考虑去做近视矫正手术,可怜600度的我啊。

  第一次拿到柏曼的护眼灯时,我更多地是被它的颜值所吸引,经典简约的线条设计,奶白色的宁静感,还有上手即知的金属份量和高级触感,在灯下写剧本的我生生写出了一种建筑师精密绘图的心情。

  诞生于德国汉诺威的柏曼(Paulmann),是以灯泡中的经典“Ice-Crystal”和“Gold Kroco-Ice”冰晶钨丝灯起家的,上世纪60年代就成为德国建筑装饰界、欧洲照明设计界的先锋品牌。两代人传承至今,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了Paulmann的光影照耀。

  我使用的这台Mnter护眼台灯,拥有AA级大光区,有效光照面积达到1.3平米,手触式亮度调节,不管是卧室还是书房,或者白天光线充沛的客厅,都能根据实际需求,满足不同喜好。

  长时间伏案写剧本,以前免不了造访的干眼症也明显没那么严重了,特别是当我适应在这样的光照下阅读、工作后,会让柏曼轮流作业,早上起床跟我去书房,看看书或者刷一会儿新闻,下午可能在客厅里开剧本会,它的环形减影设计,跟动手术的无影灯是一个原理,尽可能减少灯下阴影,光学柔光板能防止眩光,让眼睛更舒适,无频闪危害,滤蓝光,减轻长时间用眼负担。

  到了晚上,临睡前的一盏灯,一本轻松读物,温柔宁静的私密空间,让人彻底放松。开关灯都有一秒延时,让眼睛多一份适应,是我特别喜欢的人性化的设计。

  另外一个小发现就是,在灯下自拍明显有美颜感,这时候才会明白,光线对于图片真的是牵一发动全身的效果。

  俄罗斯东方媒体新闻网主编安德烈·卡尔钦斯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展示出新中国维护世界和平和正义的决心。

  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于10天后开幕,上海机场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上海机场进博会保障筹备工作,目前各项工作已准备就绪。

  10月24日下午,92岁老人刘廷珠在北京颐和园北宫门区域遗失一枚“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老人的家属在社交平台发文求助后,迅速得到网友和媒体关注,一时间帮助老人寻找纪念章的消息被网友广泛转发。

  有这样一群女兵十六七岁时她们奔赴抗美援朝战场,在战场上度过了如火的青春岁月。如今虽已步履蹒跚、满头华发,但从一张张珍贵的照片中,依然可见她们当年的芳华……

  近年来,梁厝村对古厝进行修缮保护,对村庄环境美化改造提升,打造成特色历史文化街区,带动乡村旅游产业发展。

产品中心

灯具品牌排行资讯

在线客服 ×
1989在线客服为你服务